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两个人能在一起是缘分

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,我都擦干眼泪告诉自己不准哭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浅蓝色的心脏  

2007-12-29 16:22:31|  分类: 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护士小姐轻飘飘的走过来,带来一阵来苏水味道的微风,她捏住我的手说:“怎么那么凉那么瘦!”我没搭理她,她就用一根黄色的胶皮管勒住我的手腕,扳起手背仔细查看。几声清脆的拍打声后,我手背的血管可怕的凸起,非常凸,虫般扭曲蜿蜒,泛着淡淡的蓝色。她把一根更冰凉的尖硬的东西刺进我的静脉,随后,那些加进了无数药液的葡萄糖水就点点滴滴的注入我的身体,流向我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眼看着液体一滴一滴的下来,并且想象着它们会流到哪里,实在是一件恐怖的事情。如果它们是毒药,那么我的生命就会一点一点的被吞噬,就这样悄无声息、不动声色。输液中心的咳嗽声此起彼伏,如滔滔江水般绵绵不绝于耳,我坐在这里被灌水,却不是因为咳嗽。坐在对面的是一对小情侣,女孩子输液,男孩子提了一大堆水果零食陪在旁边。我扭过头,左边是个和我一般大的男人,爸爸妈妈都在左右,不断的嘘寒问暖,二十大几的人了,却仍旧幸福的象个小孩子。于是我向右转,却见一对老年夫妇在聊天。老头子在输液,点滴比眼泪还慢,估计一分钟只有20滴。后来老太婆有些不耐烦了,禁止老头跟她罗罗嗦嗦,自己也躺在那里闭目养神。那老头子显然是意犹未尽,但没了听众,正无聊着,一眼看到我在看他们,就咧着一边嘴角冲我善良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 我无法继续看下去,只得闭上眼睛。液体很凉,时间长了胳膊有些发麻,但比液体更凉的,是心。我想,我的心脏一定也是淡淡的蓝色吧。

       药水不多了,我仰着脖子盯着吊瓶,却觉得周围渐渐暗了下来,白白的日光灯开始发黄,眼前的人影也黯淡了。不知道真的是空气昏暗了还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,总之就是眼前很黑,边边角角还在抖动,仿佛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黑白电视机。我鼓足力气叫来了护士小姐,帮我拔掉了针头。我的血小板人丁稀少,针孔需要按压很久才不会淤青。走出医院,已经是半夜了。

       上了小A,看车人找我要六元,理由是过了十二点就算过夜。管理真严格啊,跟五星级酒店似的。午夜的天津被薄雾笼罩着,我把车灯开到最远,眼前仍是一片漆黑。我努力睁大双眼,无可奈何的看着如豆的路灯,不知如何能到家。前面开过一辆PARADO,高高的尾灯红的鲜艳,我一给油跟上他,乞求老天他是回开发区的。我在依稀中盯住前面的两点红,一步也不敢让他离开我的视线,渐渐的眼前只剩两点红,其他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 老天开眼,他真是回开发区的,因为我感觉车开上了立交桥。一路上几乎没有其他车,路面因此更加黑暗,熟悉的桥变的陌生,好象一夜间多了很多岔口。黑色的夜裹着一层浅蓝色的雾在微笑凝视着,仿佛对我打开了地狱之门。我无法控制思绪的疯狂的想念我的母亲,一颗冰凉的眼泪滑过滚烫的脸庞,未及落下就已被烧干。

       下了桥的第一个十字路口,我惊恐的发现跟丢了那辆PARADO!从没这样无助,我觉得自己渺小的象个浮尘,久久的飘荡在宇宙中无法落地。在这个夜晚,我第一次知道了,小A不能给我温暖,她不能。

       我终于不能遏制,伏在方向盘上哭出声音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